国际时事

您的当前位置:AG平台 > 国际时事 > 正文

AG娱乐:求时事国际政治评论文章

发布日期:2019-10-06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新华网北京1月6日电 (记者姬新龙)2002年1月6日,南亚区域合作联盟(南盟)第十一届首脑会议在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落下帷幕。这是南盟七个成员国的领导人在新世纪首次聚首,受到国际社会的普遍关注。舆论认为,这次南盟首脑会议是南亚各国在新世纪进一步开展合作,提高这一地区总体发展水平的新契机。

  16年前成立的南盟的宗旨有一个突出的特点,即促进各成员国在经济、社会、文化和科技领域的相互合作。南亚各国都是发展中国家,该地区目前仍有近5亿人生活贫困。对于南盟来说,当务之急是发展各成员国经济、提高人民生活水平。

  但是,对南盟各国而言,发展经济需要一个和平的国内和区域环境。由于民族、宗教、社会等种种原因,南盟一些成员国内战频仍,社会动荡;一些成员国间摩擦不断,时而剑拔弩张,这大大制约了南盟各国间开展经济合作。原定2001年建立的“南亚自由贸易区”迟迟没有启动,2002年前在南亚地区消除贫困等目标仍十分遥远。

  南盟要发展,首先在于南盟各国稳定国内局势。南亚各国经济发展水平落后,AG娱乐一些国家政局不稳,一些国家民族矛盾、社会不平等问题突出。巴基斯坦的政权更迭和尼泊尔的王宫血案使原定1999年举行的首脑会议推迟至今;斯里兰卡政府与泰米尔猛虎组织之间的内战已持续了18年,巨大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以及庞大的军费开支严重制约了经济的发展;尼泊尔游击队的兴起源自社会经济发展状况的不平衡,反过来又进一步阻碍了经济的发展。当今国际和平与发展的大势要求南盟各国采取积极措施,缓解社会经济发展的不平衡状况,实现民族和解,结束纷乱、冲突和内战,为发展经济创造条件。

  印度和巴基斯坦是南盟的两个重要成员国,对本地区的和平与稳定负有重要责任,印巴关系的状况在相当程度上影响着南盟的前途。半个世纪以来,印巴长期不和,影响了南盟内部的经济合作。印巴冲突有着领土分歧、战争仇恨和种族冲突等多方面深刻的历史渊源,绝不可能一朝一夕之间得到解决。国际社会普遍希望印巴双方保持克制,避免局势进一步升级恶化,并通过对话和协商妥善解决问题,共同维护地区和平与稳定。

  本次南盟会议期间,巴基斯坦总统穆沙拉夫与印度总理瓦杰帕伊两度握手,给一段时间来阴云密布的印巴关系带来了一丝和平的曙光。人们希望以这次会议为新的起点,南亚各国、尤其是印巴两国能搁置争议,加强团结,增进了解和信任,使南盟成员国建立互信、推进合作、走向和平发展的意愿得以实现。(完)

  展开全部看时事我最喜欢的是东方时事,有人将节简版在网上发出来的,一周一次.

  展开全部【时事点评】我们注意到,针对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所长夏斌的一番“中国可将抛售美国国债作为经济谈判筹码”的言论,小布什可谓是“跳了起来”。 ●“这种言论”与朱成虎将军的“核打击美国论”一样 在我们看来,这也难怪,“这种言论”与朱成虎将军的“核打击美国论”一样,一来是“实话实说”,二来是直接动摇美国霸权的支柱。 ●“这种言论”与朱成虎将军的“核打击美国论”也不一样 显然,与朱成虎将军的“核打击美国论”不一样的是,“抛售美国国债言论”晃动的是美国的美元霸权,而“核打击美国论”与“中国反卫星试验”都是在晃动美国军事霸权。 我们也注意到,布什在回应时警告说“如果中国真这么做,这绝对是有勇无谋”,对此,我们想强调两点: 第一,不论布什是深思熟虑、还是不经过大脑,所谓“有勇有谋”、“中国所受的伤害绝对比美国更大”的说法,至少还肯定了“有勇”的一面,承认了一旦实施,必将对美国经济造成重大伤害的事实。 ●金融衍生工具有两大特点 第二,至于是否“无谋”,特别是“中国所受的伤害绝对比美国更大”,东方经济评论员则有另外的解读。 在我们看来,美国经济的支柱主要是金融与服务、房地产、再就是美国的高科技,主要是种“虚拟经济”。显然,金融与服务在美国资本手中、已经具体化成了一大堆的金融衍生工具、美国次贷危机,恰恰是美国金融体系在创造金融衍生工具过程中的“种种不实行为”而造成的、并被相关法律漏洞无限放大,目前这一事件正在迅速发酵中。 我们知道,金融衍生工具有两大特点 其一,是交易量极其庞大,没有具体的统计数据,一说规模已达500万亿美元,涉及面极大,它对利率高度敏感,且反应极其迅速;其二,期货也好、期权也罢,金融衍生工具玩的就是未来的希望、就是对未来的预期,也就是说,它对“信心”高度敏感,且也反应极其迅速; ●一旦事情发展到那一步,在中国为“无谋”付出巨大代价之“前”,恐怕美国“早”为中国的“有勇”付出了巨大代价 在搞清楚了这两大特点之后,我们对比中国经济、主要是一种“实物经济”,尽管它对利率、信心也高度敏感,但是,其反应速度却缓慢得多,这就是说,就算是布什先生说得都对,什么“有勇无谋”也好,什么“中国所受的伤害绝对比美国更大”也罢,都是对的,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一旦事情发展到那一步,那么,在中国经济为自己的“无谋”付出巨大代价之“前”,恐怕美国经济“早”就为中国的“有勇”付出了巨大代价。 ●为恢复对美国的信心,美国就是付出加倍代价也“无法复原” 事实上,在我们看来,与朱成虎将军的“核打击美国论”及“中国反卫星试验”捅破了美国军事霸权的脆弱性,并迫使华盛顿的决策层为了恢复自己及其盟友对美国军事的信心,就是付出加倍代价也“无法复原”的道理一样,“中国可将抛售美国国债作为经济谈判筹码”的言论,最大的意义在于捅破了美国美元霸权脆弱性。如此一来,美国也必将付出加倍的代价去恢复美国金融信心,而且绝对不可能复原。 ●在华盛顿还没有来得及制裁中国之前,中国已经在报复美国了,且“报复有效” 这就是说,在华盛顿还没有来得及制裁中国之前,中国已经在报复美国了,不仅“报复有效”,而且效果必将因美国国会制裁中国经济的决心之大小,而逐级地放大。 显然,在美国金融管理层正为美国次贷危机焦头乱额、想尽千方百计平息事态之际,中国学者的这一说,无异于雪里加霜。对美国金融信心的打击,其功效有如“四俩拨千斤”。 ●美国国会日前通过的、还有待最后批准的“制裁中国操纵汇率”法案处于一种尴尬境地 最有意思的是,有了这一说之后,美国国会日前通过的、还有待最后批准的“制裁中国操纵汇率”法案,也就处于一种尴尬的境地了,如果美国国内最终批准该法案,那么,对不起,在美国经济享受制裁中国经济的快感之“前”,就请“先走一步”、先大口品尝一下美国经济因制裁中国经济带来的恶果--长期利率将飙升的预期,请让美国玩的是金融与服务,谁又让这些玩意儿对利率与预期是那么地敏感、且反应得是那么地迅速呢? ●在大国的“不配合”下,鬼才知道美国经济会发生什么! 显然,在这种情况下,道琼指数恐怕就不会只跌几百点了。在金融衍生工具的巨大放大作用下,在其它既有军事实力、也有经济实力(比如中国,既有军事力量、也有巨额外汇储备、还有人民币;而俄罗斯既有庞大的军事力量、本身也是能源巨头)大国的“不配合”下,鬼才知道美国经济会发生什么!至于中国、俄罗斯的经济会发生什么,那都是后话,中国、俄罗斯的经济是否会受到比美国还要大的伤害,那都是后话。 ●要暂摆脱这些来自内政的麻烦,美国有一个出路,就是立刻发动战争 不难看出,要暂摆脱这些来自内政的麻烦,美国有一个出路,就是立刻发动战争,显然,叙利亚、伊朗、甚至巴基斯坦都是可能的目标,以叙利亚最为危险。 事实上,近日,据说“强烈反对台湾入联公投”的美国,又掩藏不住其真实的祸心了,又在公开宣布向台湾出售60枚鱼叉导弹了。并在关岛进行大规模的军事演习,这些都是在强调“自己在准备战争、甚至不惜发动战争”。 ●我们再次呼吁那些善良的人们 在这里,我们再次呼吁那些善良的人们,直到目前为止,美国对台湾政局控制仍然极其严密,美国从来没有,也永远不会去反对,永远在寻思如何让闹事,甚至不惜制造生大事变,以为自己的全球战略服务,直到中国综合实力与美国并驾齐驱的那一天、或者理武力拿回台湾为止。不论是之流、还是之流,只要有条件,都会搞;不论是、还是、或者是搞出红衫军的施明德,及其背后的势力,都在幻想永远做个“台湾王”。 ●地处西太平洋的关岛基地,很可能成为美国发动军事打击伊朗的、本土之外的主要基地。 值得强调的是,如果美国对伊朗、巴基斯坦进行军事打击,那么,由于伊朗、巴基斯坦都具有一定程度的远程反击能力、甚至核打击能力,因此,在不太容易得到周围国家提供军事基地的情况下,地处西太平洋的关岛基地,由于在伊朗与巴基斯坦的打击距离之外,很可能成为美国发动军事打击的、本土之外的主要基地。 前面说了,出于对美国“中东文章南亚做”,既通过“合理冲撞”的模式威慑巴基斯坦、继而通过军事威慑的方式威慑伊朗,从而对叙利亚施加最大战略压力的警惕,两架俄罗斯空军Tu-95战略轰炸机在美国军事演习期间突然飞近关岛,并宣布将在叙利亚建造海军基地,其意图也在于提醒华盛顿:瞧你那小样,那点儿心思就别瞒我了! 同时,格鲁及亚更是声称俄罗斯向自己发射了一枚导弹,这在东方评论员看来,这可是非同小可的事件,有意思的是欧盟并没有明确反应,如果果真如格国所说,那么,这也就意味着俄罗斯已经表明态度,一旦形势需要,俄罗斯准备随时用武力打断美国花费巨资、且寄予厚望的“巴杰管道”、从而彻底打通俄罗斯“通往中东的高速公路”、管它这条管道是谁出钱建的。 ●作为反击手段,穆沙拉夫已经向华盛顿摊牌 我们注意到,在阿富汗总统访美之前,阿富汗高官已经在大叫“巴基斯坦情报系统参与了绑架韩国人质事件”,这既是美国在推卸自己的责任,也是在对巴基斯坦进行强烈警告,然而,由于巴基斯坦核武库一旦落入伊斯兰极端势力的巨大不确定性,再加上穆沙拉夫的不可替代性,华盛顿对巴基斯坦的主要威胁仍然在于“通过民主窗口,迫使穆沙拉夫向反对派分权”、从而让巴基斯坦陷入一种可控的混乱,并干扰中国通过这一通道向伊朗、中东附加战略影响的能力。 事实上,在这之前,对美国的企图心一一目了然的巴基斯坦,也是发出一声“呼啸”,其负责国防事务的国会秘书赛义德-坦维尔-胡赛因已经公开声称:巴基斯坦应该拒绝美国援助,中断与美国的同盟关系,甚至对美国发动“圣战”。不仅如此,这位国防事务高官甚至表示:“我们应该沿着伊朗和领袖纳斯鲁拉的道路抵制美国的操纵。” 如果我们从这一背景下去看穆沙拉夫一边放风“准备实现紧急状态”、一边又宣称“暂不宣布那样做”,也就不难看出,作为反击手段,穆沙拉夫已经向华盛顿摊牌了,那就是,要么就支持我继续大权独揽,这样,巴基斯坦核武库暂不会落入伊斯兰极端势力之手,要么就反对我,那么,我就实行紧急状态,冻结9、10月份的“民主窗口”,如果美国人认为可以军事解决巴基斯坦问题,那么,巴基斯坦除了中断与美国的同盟关系,甚至对美国发动“圣战”也就别无选择了。 ●朝鲜通过那一幕向“中俄”、包括日本、欧盟提供了一系列可选项 在这种背景下,曾经回应穆沙拉夫“求救信号”的朝鲜,再次动出,一边拉住韩国政府,并间接策应韩国即将开始的选举(注,在解决不好人质问题的情况下,声称巴基斯坦情报系统介入绑架事件、以警告巴基斯坦;或以此事影响、并打击卢武铉政营的威信,都是美国试图从人质事件中寻找的一些“边角余料”),并通过那一幕向“中俄”、包括日本、欧盟提供了一系列政治、军事、特别是经济可选项。 值得强调的是,这些可先项,如果综合起来看,其实都在朝核问题进程中得到实现,显然,朝鲜的这番动作,本质是在推动伊核问题的“彻底朝核化”。这中间,恐怕就包括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伊朗也可能“悍然”一次。 因此,在朝鲜突然将影响力定向到阿富汗之后,AG娱乐中东、中亚、南亚、特别是东北亚局势将如何发展,韩国人质问题是否有反复(伊朗、巴基斯坦对都是有影响力的),大国之间双会闹出什么新闻,我们将拭目以待。

  The Economist,《经济学家》,总部英国伦敦。不用多说了,正是她将大家凝聚在了一起。望07年的《经济学家》办得更出色!

  Far Eastern Economic Review,《远东经济评论》,总部中国香港。亚洲最为权威的商业、金融、政治、社会、文化新闻兼时评刊物之一,在国际上享誉盛名。

  The New Republic,《新共和》,总部美国华盛顿。美国老牌的新保守主义刊物,文章均由资深政论家和一流学者主笔,其观点可以被视作美国政坛和社会保守主义趋势的风向标

  The Weekly Standard,《旗帜周刊》,总部美国华盛顿。与《新共和》与《国民评论》一起构建了美国保守主义的大本营。其文章和观点具有政策导向的地位,为华盛顿的政府机构和研究团体所重视。

  National Review,《国民评论》,总部美国。美国保守主义三大刊物之一。虽然地位似乎不及前两者,不过还是颇具影响力的。

  Foreign Policy,《外交政策》,总部美国,卡内基国际研究基金会所创办的国际关系专业刊物,邀请专家学者撰写,具有一定学术专业性,不过没有太多的理论,属于典型的jargon-free学术刊物。对国际关系和时事政治有兴趣的同志可以选择阅读。

  New Internationalist,《新国际主义者》,总部英国。三十年来,该刊包含了广泛的全球观点和很大的信息量,有助于全球问题的研究。该刊一大亮点在于其浓厚的人文关怀,从人权到环境,几乎涵盖了所有发展问题,议题的更新相当及时,文章出于资深记者和研究者之手,质量能够保证。许多研究学术导向明显,对帮助读者深入了解问题的来龙去脉和走向非常有利,是一份很不错的刊物,我大力推崇。

  我知道的就这些 想看中文版的就直接 在百度里搜索它的中英文名就可以了,一下就找到了。

  今年是新中国建国60周年。60年来的发展成就将与海洋上和陆地上的盛大阅兵式结合在一起,展现在世人面前。中国的军事发展方向则越来越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美国学者季北慈是世界知名的中国军事、安全问题专家。他领导的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也将中国列为重点研究目标。近日,季北慈接受了《环球时报》的独家专访。在他看来,中国在军事问题上仍需向外界作出更多的解释

  中国所处环境不具威胁性 环球时报:前段时间,中国人大会议公布了2009年中国国防费增长14.9%。对此,外国媒体有一些质疑的声音,您怎么看?

  季北慈:中国作为一个大国,当然有追求军事现代化的权利,但在方式上应该更开放、更透明,这有利于消除邻国和其他国家的疑虑。自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中越战争以来,中国已享有近30年的和平,现在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追求侵略中国或欺负中国。中国享有的和平环境使其经济快速增长,并重新跻身于世界强国之列。不过,中国的邻国和其他重要国家还是不清楚中国的长远战略意图是什么,即未来中国会如何使用其更强大的军事力量。这不是一个具有威胁性的环境,整个世界都欢迎中国成为一个和平的、负责任的、建设性的伙伴。 环球时报:前不久,南海发生中国船只与美国测量船对峙事件,菲律宾也在争议岛屿问题上向中国发难。类似事件给中国提出了一个什么样的课题?

  季北慈:中菲在领海问题上已争论了多年,此外美军和中国军队之间过去也发生过对峙事件。今天的不同之处在于,中国的海上力量更强大了,中国在领海要求问题上处于更为有利的地位。然而,这些问题的解决应在遵守国际法和外交惯例的基础上,而不是通过显示威力。对于中国来说,重要的是同意与美国,可能还有该地区的其他国家,谈判达成“海上安全”协议,以避免双方海军之间潜在的意外事件。

  季北慈:2007年10月1日我担任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所长后,研究所加大了对中国研究的力度,因为中国的全球性影响在上升。近期我们准备增加3 至4名中国问题专家,加强对中国的研究。最近我们还在北京设立了一个办事处,虽然目前只有一个人。现在所里与中国有关的研究课题主要有“中国与全球安全 ”、“中国在世界上不断增强的维和作用”、“中国在非洲不断增大的安全作用”等。

  环球时报: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目前已成为世界知名的研究机构,请问其成功的秘诀是什么?

  季北慈:我想可能有这么几条:第一,研究所很好地利用了瑞典独特的中立地位。研究所1966年成立时正处于冷战时期,国际话语权基本上被美苏两家垄断,而瑞典独特的中立地位使研究所可以用第三种声音说话。冷战结束后,研究所密切追踪国际安全热点问题,如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地区安全、军火贸易等,收到了很好的效果。第二,研究人员的国际性。我们目前共有30多名研究人员,其中瑞典人只有两三名,其余都是非瑞典人,来自世界各国。研究所还特别规定,所长必须是非瑞典人。研究人员的国际性使研究工作不偏向于哪一国政府,而是在客观分析的基础上,拿出独立的判断。第三,现在我们没有足够的钱,因此不得不努力工作,不断创新。10年前,研究所的所有经费都是瑞典政府资助,目前只有40%的经费来自瑞典政府,60%的经费要靠我们自己解决。

  环球时报:你们的研究成果中有大量数据,你们是如何获得这些数据的?又如何保证它们的准确性?

  季北慈:我们所有的数据都来自公开材料,没有情报,也没有内线。大部分工作都是在办公室完成的,研究人员分析从各种渠道获取的公开数据。如果同一个数据有两个以上的版本,并且相互冲突,那就要靠研究人员根据他的知识积累和实践经验进行分析,做出判断。我们也要求有关国家政府与我们合作,提供数据,如海关提供出口数据等。有条件时我们的研究人员也到各地调研走访,例如最近我们有研究人员在阿富汗待了3个星期,但这种情况比较少,并不常见。


转载请注明出处:AG平台